美国宇航局的火星计划在虾皮象棋和纸牌游戏上价值10亿美元吗?

“人人自由”在2004年发表了肯尼迪·维丁的评论,对美国宇航局火星探索计划的价值提出了质疑。

肯·吉维顿是《安娜的故事》(ThePrayerofHannah)的作者,也是印第安纳州巴塞洛缪县自由意志党的主席和召集人。

美国宇航局制造的六轮探测器耗资8.2亿美元。当用纳税人的钱建造的探测器安全着陆火星并成功地将信号传回美国时,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科学家们相互拥抱并欢呼庆祝他们的成就。

但是这个计划真的值近十亿美元吗?文章说,从新生婴儿到最老的老人,该计划每名美国人必须花费大约3美元。

如果你挨家挨户地从邻居那里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计划”筹集每户3美元,他们会怀疑你有某种企图。

如果你向他们解释这些资金将被用来寻找火星上的生命,你可能会被关在很多地方。

美国人民真的想要它吗?根据美国宇航局的说法,漫游者计划(另一个漫游者计划着陆)的目的不仅仅是拍摄一些火星景观的红棕色照片,他们还想知道火星是更温暖还是更潮湿,以及生命是否能够存活。

尽管太平洋空官方机构专家的探索精神值得称赞,但科学家们几十年前就已经知道了火星大气的历史。

例如,火星又冷又干,一滴水会在不到一秒钟内蒸发掉。

他们也知道在35亿年前火星的青少年时期,气候更温暖、更潮湿,而且有很多水。

那么,有什么新消息要知道吗?这个计划的目的真的物有所值吗?有些人认为,如果在火星上发现生物遗骸,单单这一发现就值得付出代价。

所以问题出现了——火星上有生命吗?答案是:是的。

人们可以相信精神号和机遇号探测器会在火星上发现原始生命的证据。

科学家们都知道微生物已经从地球大气中逃逸出来,飞向外层空几十亿年了。它们已经扩散到其他岩石行星上,并留下了生命的痕迹。

根据天体物理学家休罗斯博士的说法,这篇文章说:“美国宇航局正在试图寻找火星上的生命迹象。

并解释道:“就像陨石会从火星飞到地球一样,也会有陨石从地球飞到火星。”。

在过去的40亿年里,至少有几张彩票储存了至少15亿吨的地球物质,其中许多载有生物有机体降落在火星上。

“即使这个火星项目确实发现了生命的痕迹,它就像我们在后院发现的无用的东西一样。

花费8.2亿美元来证明一些科学家早已知道的事情似乎是荒谬的。

这篇文章说,当然,漫游者收集的新数据可以为这个谜题增加一些新的内容。

然而,如果火星计划的真正目标是国家虚荣心胜过有用的科学数据,那么资金应该得到更好的利用。

文章说,例如,它被用于教育。

让我们举一个宾夕法尼亚州雷丁的教育系统的例子。

该市的学校被迫遵守布什总统的“无子女法案”,学校无力教育成千上万的西班牙移民。

尽管该法案是为了整顿国家的教育系统而颁布的,但许多教师认为,这是一项构思不良、资金没有着落的法案,而且越来越糟糕。

在文章的最后,另一个目的是降低沉重的所得税。

根据一位经济学家指出,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用于一户的花费约为21,000美元。根据一位经济学家的说法,美国联邦政府每年每个家庭花费大约21,000美元。

如果送往火星的数千万美元返还给纳税人,这不仅会减少人们的税收,还会振兴经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