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审议李克强的痛苦

21日下午,在19届全国代表大会第四次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官员介绍了中国经济形势,并表示将进一步解决民间投资不愿或不敢投资的问题。

当李克强解释购买15号彩票的赌注时,私人投资的下降正是有待完成的事情。

最近,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李一宁也对私人投资的下降进行了分析。

何庆莲等经济学家认为,2000年“三个代表”的提出是政商结合制度的开端。李克强对改革有很大的阻力,私营企业的本质是趋利避害。李嘉诚的大规模海外投资在2013年震惊了内地民营企业。

同一天,在谈到私人投资增长缓慢时,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表示,私人投资增长缓慢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缓慢有一定相似之处。过去,私人投资集中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目前这两个行业的发展相对薄弱。

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重点:进一步促进私人投资张勇说,私人投资是一个高度社会关注的问题。

进一步促进民间投资是NDRC工作的重点,特别是解决无法投票、不愿投票、不敢投票和不知道去哪里投票的问题。

19日发布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数据后,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王涛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将在第四季度继续放缓,明年将继续下滑。

调查显示,私营企业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感到担忧。日前,在北京大学公私伙伴关系(公私伙伴关系)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上,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李一宁介绍说,在对民营企业的调查中,他发现民营企业对参与公私伙伴关系项目仍有顾虑。

私营企业最大的担忧来自对政府更迭和人员变动的担忧。他们担心政府的变更会导致新官员忽视旧账户,从而带来项目中断或变更等风险。政策变化、政府偿还债务的能力和投资的顺利撤出也是私营企业在参与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时非常关心的问题。

李克强敦促人们投票支持政府,他一再讨论并要求私营企业做出保证,启动一项特别检查。据《去年八月一日新闻》报道,国务院九个检查组近日在全国各地进行了调查,发现确实有一些地方民间投资门槛过高,改革不到位,还有很多“玻璃门”和“春门”。

据《新京报》去年7月19日报道,近年来,民营经济作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创造了约60%的国内生产总值、80%的社会就业和50%以上的财政收入。

私人投资的增长速度快于社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60%以上。

然而,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私人投资的增长率大幅下降。

去年7月18日,李克强在中南海国务院第一会议室主持了会议。国务院官员、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政府首脑和各部委负责人出席会议只是为了部署一件事:促进社会投资的健康发展。

李克强在会上说,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即社会投资,特别是私人投资的增长率大幅下降。

李克强认为,私人投资影响着现在和未来。必须认识到,大量私人投资对消费和就业有很强的推动作用。

这不仅关系到“稳定增长”,也影响到“结构调整”。

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广东省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增长13.5%,其中民间投资增长19.6%。然而,在安徽和四川等中西部省份,私人投资的增长率已降至6%左右,尤其是在东北地区,6月份辽宁省的私人投资负增长58.1%。

李克强敦促各地区、各部门完善相关政策,明确政府权力清单,给民营企业一个“定心丸”

《权力清单》不清楚,如何建立新型的政商关系?在去年6月的一次执行会议上,李克强和与会者听取了一份关于监督私人投资政策执行情况的特别报告。仅这个话题就讨论了三个多小时。

去年5月,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的实施进行专项监督。

今年9月,经济学家何庆莲写道,中国民营企业多年来一直担心公私合营的实现:中国联通8月16日宣布进行780亿元人民币的混合改革(国有和私有股份混合所有制)。引人注目的是,BATJ等中国主要互联网公司都参与其中,各自向中国联通投资数十亿至数十亿美元,实现了中国政府2015年版国有企业改革计划的梦想:私人资本被吸收到国有企业中,但不允许私人企业有发言权。

何庆莲指出,人们惊呼新一轮公私合作已经开始,习近平希望回到毛泽东时代。

利益阶层对财富的垄断和不断增加的机会导致了对富人的敌人和敌人何庆莲的分析。该政权放弃了毛泽东时代前30年通过革命建立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即全面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转而采用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来巩固毛泽东留下的专制极权制度。

权贵私有化过程中的种种黑暗行为,如红色家族疯狂致富的示范效应,导致官僚体系乃至整个国家的高度腐败。

这种腐败的政治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严重的社会不公平分配。

当财富和不断增加的机会被社会上层垄断时,占总人口约80%的巨大社会底层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对精英的仇恨,对官员和富人的仇恨将蔓延到整个社会。

关于中国私有化结果的英国调查报告是为了促进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何庆莲表示,中国政府不允许国内媒体讨论私有化,也不允许学者发表私有化进程报告。直到2011年,政府仍然坚持五个国家中的一个不进行私有化。

然而,这个谎言只是用来欺骗国内公众。事实上,中国政府曾经委托世界银行和其他国际组织对中国私有化的结果进行了几次调查。调查报告以英文在国外发表,目的是向国际社会证明,中国早在1997年底就开始推动私有化,从而为2001年12月成功加入世贸组织铺平道路。

政商关系的变化“三个代表”为政商结合开辟了制度渠道。事实上,它是作为何庆莲的代表而充分实施的。2000年2月,时任中央总书记在广东省高州市视察期间首次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并正式写入党章和中国宪法后,中国政府与企业的关系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商业精英正式成为该规则的重要盟友。这表明统治改变了它的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名称仍然存在,但是工人和农民不再是统治的基础(甚至名义上的基础已经被正式放弃)。

根据何庆莲的分析,既然中国政府有分配资源的权力,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种赠与关系。

所谓权力市场化的特点是,要实现权力,就必须依靠市场,两者紧密结合。

因此,有权力分配资源的官员成了国王,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不得不依靠官场。

即使是高科技行业的富人也不敢说他们不能依赖政府,因为市场准入、税收和企业年检,如果他们在每个检查站都穿上鞋子,会让商界感到难过。

商界人士都知道,管理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意味着掌握重要的资源。

何庆莲在文章中指出,2000年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为政企结合开辟了制度渠道。结果,中国私营企业家进入了政治舞台。“三个代表”为政治利益集团和经济利益集团的融合提供了合法性。

2000年6月,何庆莲在上海欧亚管理学院的公开演讲中提到,“三个代表”是“两个现实,一个错误”,“经济精英”代表“先进生产力”,“统治集团”也代表“先进文化”。“经济精英”被吸收了。因此,“两个现实”实际上只有一个代表,那就是中国共产党。代表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是虚假的,因为人民是一个集体名词,是无数个人名字的集合,无法代表自己,最终必须得到代表。因此,“三个代表”实际上都是代表。

“三个代表”理论引入后,何庆莲在2000年第三期《书店》杂志上发表了《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分析》,指出中国正在抛弃工农等社会阶层,形成政治、经济、知识精英和外资共同治理的寡头联盟。

何庆莲文章中提到的民营企业主的担忧,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Wanda Group)在接受新浪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有一个混合体,那一定是民营企业持股,或者至少我应该相对持股。如果国有企业持有股份,不就是说我拿钱去帮助国有企业吗?我有什么问题吗?你不能这么做。

另一个例子是,杭州娃哈哈集团的老板宗后卿一直对党很好。然而,他在2014年中国500强企业峰会论坛上的讲话中表示,试点项目现在只发放少量股份,允许私人资本溢价进入。事实上,私人资本不会愚蠢到以高价和高成本从国有企业获得少量股权资本。进入后,他既无权发言、决策,也无权改变国有企业的机制。

他认为,拥有如此庞大的中央企业板块,民营企业和私人资本实际上没有进入的能力,并可能最终允许外资取得国有企业的所有权,导致国有企业被外人控制。

2014年4月25日,复星董事长郭广昌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立30周年系列论坛上发表演讲。他说他的经验是他不能以小股东的身份进入,也没有管理权,所以他和原来的国有体制一样,基本上是无用的。

我现在很清楚,如果混合所有制不能由私营企业、市场化企业、主要是私营企业经营,就不会考虑。

民营企业家的集体焦虑李克强对李嘉诚的大规模海外投资改革有很大阻力,对中国民营企业有很强的示范作用。2014年9月6日,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听取关于私人投资政策执行情况的第三方评估报告,并为私人投资参与市场竞争“松绑和开路”。然而,私营企业家的集体焦虑仍然无法缓解。

据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2013年9月6日报道,2013年9月初在北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听取了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关于民间资本投资政策的调查评估报告。

中国政府网站报道称,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的报告反映,许多政策措施不到位,民营企业在市场准入中遇到许多制度和政策障碍,实施细则不具体,可操作性不强,民营资本进入门槛过高,存在所谓玻璃门、春门等隐性障碍。

20世纪80年代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的美国学者程晓农表示,在这方面,引入更多私人资本和更大程度的市场化是李克强经济政策的核心。

程晓农表示,对民间资本的阻碍显然是由中央企业和地方政府造成的。

根据他们自己的评估,不可能得出可靠的结论。

《中国互联网》的作者刘认为,李克强的政策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下放权力,并逐渐收缩到有限政府的状态。

汪洋有一个影子。汪洋以前在广东也做过同样的事情,现在负责改革。


但他们面临相当大的阻力。

刘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日益复杂,任何经济改革都不可避免地会涉及政治体制问题。没有一个全面的政治和经济总体改革计划,就不能单独推进经济改革。

何庆莲在他的文章《2014年中国民营资本趋势——逃离》中指出,规避政治风险和李嘉诚2013年的大规模海外投资对中国民营企业起到了强大的示范作用。

私人资本本质上是以利润为导向的,避免了不利因素。据华尔街去年6月的报道,中国黄金集团经济学家、中国新闻特别评论员万喆在6月1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产能移除不是私人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

私营企业投资的减少不是管理不善造成的。

万喆认为,由于私人资本追求利润和避免不利条件的性质,私人投资缩水很大。

私人资本趋利避害的本质是它能够成为市场活力之源的原因。然而,当经济调整或衰退发生时,它往往会加速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如果允许它自由增长,它将不可避免地经历最坏的结果和长期衰退。

万喆还表示,对私人资本缺乏信心可能是因为政府加大了对市场的支持。

当政府干预市场时,非政府的反弹将特别强烈。企业关心的是政策是否存在不确定性。这种担心应该来自许多现行政策的不一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