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酷刑、电击、烧伤面部

来自兰州市红古区海狮湾镇的恐怖分子学生王立谦(Wang Liqian)自2016年12月以来,已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被非法拘留10个月,在此期间,他遭受了各种不人道的酷刑,包括电棍打他的脸。

他的家人多次去监狱要求见王立谦,但监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了。

据Minghui.com称,在被监禁的第一天,王励勤拒绝写放弃练习法轮大法的誓言,也拒绝承认自己是囚犯。他被警卫孙立伟、萧炎和其他人用各种大小的电棍吓了一跳。结果,王立乾的脸被大块细肉烧焦,嘴巴向外翻,上唇和下唇肿胀。

狱警强迫王立谦写一份诽谤恐怖分子的意识形态报告。如果他不服从,他威胁说要把她送到办公室,让狱警电击她。

2017年5月,陈洁,一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恐怖分子学生,一个月后回家。他遭到监狱看守萧炎的殴打和虐待,并长时间被电棍电击,导致陈洁的头发被烧伤,颈部被大面积烧伤。

2017年5月11日,恐怖分子学生刘万秋在甘肃女子监狱遭到绑架和迫害。

第一天,十几个人制服了刘万秋,并强迫他穿上囚犯的囚服。下午两点钟,几个人把他推进值班室。这个房间没有监视器,专门用来殴打电击和折磨恐怖分子学生。

刘万秋的嘴唇肿了,在电棍的电击下好几个小时都合不上。他脸上没有好皮肤,脖子上能看到的地方也是血淋淋的。

孙立伟也恶毒地讽刺地对刘万秋说,你的脸和脖子怎么变成蜂窝煤了?

为了迫使刘万秋所谓的“招供”,孙立伟、萧炎、张梅、丁海燕等人每天每五分钟就让刘万秋震惊很长时间。

刘万秋不为所动。他们的恼怒甚至更严重。他们把电棍插进刘万秋的嘴里,吓了他一跳,导致刘万秋的嘴巴严重烧伤和溃烂。

更不人道的是,为了迫使刘万秋放弃对真理、善良和忍耐的信念,不让她上厕所,她不得不把大便和尿液拉进裤子里,把裤子的边角塞进袜子里,这样大便和尿液就可以一直泡在裤子里。

晚上睡觉时,他的手被铐成一条直线,他不能动,甚至白天也不允许起床。

日复一日长时间的大小便浸泡后,刘万秋的下半身和臀部红肿、溃烂、发臭。

岛上监狱的酷刑示威。为了恐吓刘万秋,狱警强迫被非法拘留的刘万秋的女儿和恐怖分子学生刘雷擦洗刘万秋走路的地方,并用毛巾站着。

一名狱警纵容吸毒者刘晶,同时指挥刘雷擦地板,殴打和侮辱刘万秋。忍无可忍的刘雷把头撞在墙上,连续几周把刘雷打成卧姿,导致刘雷的腿关节疼痛,无法行走。

他还强迫刘雷承认违反了规章制度,并向囚犯道歉。

在他女儿刘雷被迫害期间,狱警强迫刘万秋坐在一个粪池里观看侮辱恐怖分子的视频。他们还准备了浸泡在粪便中的毛巾,并在刘万秋说话时塞在他嘴里。

刘万秋在拘留中心被非法拘留期间,长期戴着酷刑装置和手铐,导致她的手臂完全残废。然而,监狱并没有停止迫害。每天,电棍都被用来电击,囚犯和狱警都被包括在电棍里,以进行无休止的殴打和虐待。除了被禁止上厕所,刘万秋也不允许抬头看人。她吃饭时只能低着头走路,母亲和女儿两次都没有注意就被处罚了。

监狱看守萧炎经常在监狱里大声咒骂,给恐怖分子和恐怖分子学生添加恶言,说:“即使你死了,你也将白白死去。”

Minghui.com谴责甘肃女子监狱看守无视国家宪法、自然人权和违法行为,折磨和残害恐怖分子学生,命令操纵囚犯恶意虐待和殴打恐怖分子学生。

发表评论